快速导航×

新闻资讯

亚博|那年,我高考……

发布时间 : 2021-05-25 浏览: 28718次 作者:亚博

雅博:5毛钱卖两本原有课本学好    描写人:老韩中考时间:1978年入学学校:安阳师范专科学校    我出生于1957年,1978年参与了中考。我经历了中小学校放假、中止中考、恢复高考等几个阶段。

    1975年,18岁的我和同学被决定到山城区鹿楼乡的一个农场当知青。1977年春季,我又被从农村抽回城里在百货大楼做副业。

亚博

本以为人生就这样定型了,可是1977年恢复高考,再行一次转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    1977年初冬是一个让我终身难忘的季节,有一天上午,我正在卖布,百货大楼的广播里播映了一条全国恢复高考的消息,听见这条消息,我无非激动了一番,是之后工作还是上学,沦为了这个冬天我考虑到时间最久的问题。    经过一番白热化的思想斗争,我要求将早已3年多未曾看完的课本拾起来,重新加入到中考的大军中。

由于时间凸,我错失了1977年冬天的中考,之后把精力都放到了1978年7月份的中考中。    由于长时间不整天,我对课本上的科学知识早已岂得差不多了,而且高中的课本也被家人当废纸用了。幸而我在红旗电影院附近的一个旧书摊上,花5毛钱购买了一本《代数》、一本《中国近代史》,靠着这两本书,我考取了大学。

    由于高中时候废弃了学业,书中的很多科学知识我都不懂,之后常常向一位姓岳的高中老师求教,这位老师不厌其烦地教我,经过半年时间的打算,我在1978年7月份参与了夏季中考,以260多分的成绩考到了安阳师范专科学校。当年中考成绩入围是在主要路口张贴通告,当我在红旗街上看见自己的成绩后,激动得两天没睡着觉。    我是幸运地的,因为中考让我拒绝接受了高等教育,转变了我的命运,每当看见试题走出中考考场,我都会衷心地祝福他们。

(淇河晨报记者渠大位)    不告诉录了多少分    描写人:吴慧中考时间:1978年    1978年,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,那时我20岁,还是上山下乡的知青。    因为自小在城市生活,未曾腊过农活,到了农村后,天天下地干活,实在太苦了,总是想要家、想要妈妈。我和一起来的小姐妹商量,想要返城里,除了招工,就只有参与中考了。不过那时候刚刚恢复高考,录取率尤其较低,所以我们也没那种非考取不能的点子,只是有空就去学好。

那时候可不像现在又有复习资料又有辅导班的,因为很多人都在学好订正,书很难借到。    就这样,我们这些知青白天下地腊农活,晚上吃完饭后就都到村子里的大礼堂学好,说道是大礼堂,只不过就是一间较为大的空房子,平时召开都在那儿,主要是想要借出那里的电灯。

那时候虽然有电灯,但常常电力供应,要是碰上电力供应我们就不得已用煤油灯救急了,灯光明亮不说道,还烟熏火燎的,经常看完了书后发现自己的鼻孔里黑乎乎的。    这么多年过去了,中考时明确录了啥我现在早已记不清了,就忘记自己的作文写出得一挺宽的,考完后就返农村之后挣钱了。

刚刚考完没多久,大队支书说道有个单位讨人,回答我去不去,我当时一心想返城里,就去了,至今也不告诉自己当年录了多少分,被录取没。现在看看,自己当时感叹个迷迷糊糊的傻丫头。    又是一年中考季,12年的寒窗读书,再一在考场中完结。    中考就看起来一家客栈,带走了一批又步入一批,从1977年恢复高考到现在,考试时间、考试科目几多变迁,恒定的,是面临中考的心境。

重温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,感慨万千,那些点滴我们都未曾记得(淇河晨报记者杨阳)    中考告终,人生全胜    描写人:老高中考时间:1988年    我来自淇县黄洞乡的一个山村,家里世代为生,在我20岁之前,考取大学是我的梦想。    1987年,白石二时,我就甄选参与了中考,因为当时心里太紧张,在中考前一个月我得了神经衰弱,每天睡觉很差慧,考试成绩也很不理想。汲取了那次教训,1988年中考时,我尽可能不多想要、维持祥和的心态,让自己精彩应付,但因为支撑的压力过于大,我觉得无法精彩一起。

    十几年的寒窗读书是不堪回首的,我的家庭条件十分很差,但是母亲坚决可供我上学。初中时我的英语成绩劣,初三初中了两年。高中时,学校离家有60多里地,我两个星期才回家一次,拿些咸菜和馒头返学校不吃。

靠着坚毅的意志和父母的默默地奉献给,我好不容易坚决到了中考。    但是,我考上了。    那年秋天,母亲得了胃癌,必须很多医药费,这也就意味著我初中决意。那时的我好像一只意欲展翅高飞的小鸟被人绑了羽毛,没了飞翔的期望。

此时我才找到,自己肩无法挑手无法托,会腊地里的活,不懂人情世故,是村里人眼中的书呆子。    那年,我带着极大的决意去了郑州打零工,为了励志个样子,苦活、累活我都腊过,一滴汗水摔成八瓣,软在那里腊了一年,过年都没回家,第二年秋天,母亲逝世的前一天我才赶往家里。    办完母亲的后事后,我又到焦作打零工,当时我依然抱着需要再度参与中考的期望,抵达前,我拿着了所有的中考书籍,见缝插针地整天,但坚决了一年,我再一向命运屈服,虽然有万般愤,但我注定执拗不过活生生的现实。我的大学梦很久没构建。

    24年过去了,虽然当年参与中考并没转变我的命运,但我依旧心存感谢,如果没那一段为中考而奋发的经历,我回头的或许就是另外一种人生轨迹。我会了解那么多朋友,也会教给那么多科学知识,我的思想也会这么专制。    我感谢生活赐给我的每一段经历,还包括中考,虽然我的梦想没构建,但现如今,我仍然撕心裂肺地伤心,仍然责怪。

却是我曾多次有梦想,我的青春在努力奋斗中童年。(淇河晨报记者张小娜)    带着体温计上考场    描写人:小蒋中考时间:2003年入学学校:太原重型机械学院    6月7日、8日,又是一个中考季,看著一张张陌生的脸庞,看著一双双渴求拒绝接受高等教育的双眸,时光好像又返回了2003年,我参与中考的那段岁月。那段岁月是那么让人刻骨铭心,是那么让人心潮澎湃。

    2003年对当年参与中考的学生来说是不憧憬的一年,那一年,非典侵袭全国,那一年河南省第一次实施网上入学,那一年,河南省最后一次实施3+大综合+1的中考模式。最感人的要数带着体温计上考场的情景。    非典对参与2003年中考的学生来说就像一个符号,深深地烙印在我们的记忆深处。距离中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非典一下子沦为了社会尤为注目的话题之一,学生、老师乃至家长都把防治非典当作了中考学好之外的头等大事,老师拒绝我们高三试题每人打算一个体温计,转入教室之前必需再行测量体温,体温长时间才可以转入教室。

同时,学校还拒绝家长每天给学生测量体温,并在体温记录本上签署。对试题体温的推崇,沦为了2003年中考一道独有的风景线。    中考前夕,试题们完全到了讲非典色变的地步,谁都害怕因为非典将三年的自学成果付之东流。

在转入中考考场前,监考老师都要检查试题在试题三天的体温记录,找到没出现异常才可以转入考场。    当时我的心理压力相当大,因为我们那一届是最后一届实施3+大综合+1的中考模式,所谓3+大综合,就是在语数外三门主课的基础上,政史地、物化生子都要录,而学弟学妹们,低二就开始分文理科。

如果自由选择初中,对于2003届的学生来说,要新的自由选择文科或者理科,用一年的时间专攻文科或者理科同学弟、学妹竞争,是没什么竞争力可言的。    有了压力也就有了动力,在订正阶段,我每天早上5点就按时睡觉,腹英语单词及一些必须记忆的文科科学知识,晚上放学后,我还不会拿走3个小时左右的时间,做到理科方面的卷子。

从中考倒计时200天开始,我每天只睡觉6个小时。    最后,我以580分的成绩被太原重型机械学院入学,毕业后,又成功地被我国一家大型重工企业任用。

    没参与过中考的人生是不极致的人生,只有经历过中考,我们才能体会到中考给我们带给的那种成就感,当然这种成就感的背后必须辛勤的希望。通过中考,我们可以品味人生,品味代价后获得的进账。:雅博。

本文来源:雅博-www.triagepdx.com